新闻动态>>漫谈学术研究与论文写作

科研处交给我一个任务,要我和大家谈一谈写论文的问题,我很高兴和同行们交流。我当过几年学报编辑,编发过不少老师写的稿子,比较清楚大家的写作情况,觉得还是有点发言权的。

今天权且就算一个交流性发言,我觉得这样的方式更随意些、宽松些。我拟了三个题目,下面就一一道来:
 
一、 第一个题目是:科研意识与生存意识
这个题目初听起来很吓人,很有点危言耸听的味道。但你听我往下说说,你也许就会认同。
先说说什么是科研意识。我想最通俗、最简单的解释就是科研的意愿、愿望。就是说心里装着科研,经常想着科研,以科研为乐事。
现在我再来介定一下科研在我们学院的含义。通过向科研处了解,我们学院对科研的定义已经取得共识。
包括三个内容:一是国家级、省级的科研立项;二是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的论文、艺术作品,或在各级评奖中获奖的作品;三是教师辅导学生获奖的作品。
应该说,这样的定位已经是很宽泛了。这就是说,我们在这三个范畴之内取得的成果都可以归为科研成果。
至于第一项,似乎还可以细化一下:包括科研立项、教改立项、教学法研究,教育学研究,各种专业研究的论文。
在明确了这个概念之后,接下来我就要说,作为一名大学教师,我们必须有强烈的科研意识,有亢奋的科研愿望。也要努力地、积极地去创造科研成果,不仅要拥有足够的教学工作量、丰富的教学经验,还要有足可称道的科研成果。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我们教学水平的提高,关系到学院的声望,更关系到我们自身在大学里的生存。
 
先说说科研与学校的地位和声望的关系。
比较普遍的说法是:科研是强校之本。一所大学的科研水平就是这所大学在国家乃至世界上所处的地位。
这几年,全世界和我们国家都有个大学排名榜,排名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科研水平。据报道,清华今年已进入世界前50名。从全国的排名来看,我的母校东北师大2000年的统计是第28位。
这个“第28位”是靠什么评的?我看了一个材料,注意到这样一组数字:
东北师大是教育部直属高校,国家“211工程”重点建设大学,在校生2万多人,其中,博士生、硕士生5700多人,博士学位授予一级学科9个,中科院院士和国家学位委员12人,博士点70个,硕士点137个,8个博士后流动站。拥有世界史、教育学、细胞生物学、生态学等4个国家重点学科,承担“863”、“973”及教育部重大项目35项,承担人文社会科学重大课题、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重大课题32项,2004年SCI 论文255篇,获全国高校科研成果奖17项。
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出:什么是大学的实力?科研!什么是大学?科研!大学的强大靠科研,大学的发展靠科研,而大学之间的竞争和较量也靠科研!
没有科研或科研极弱的大学只能会走向消亡!
这绝对不是一个世界末日的荒唐预言!
 
再说科研与教学的关系。
科研与教学是什么关系?我的理解是一个水潭和一条溪流的关系。溪流不断地往水潭里注水,水潭才会充满生机,而一旦溪流停止了注水,水潭将面临枯竭。
那么,我们的老师们在这两个方面是一种什么状态呢?科研与教学是如何结合的呢?
据我了解,我们学校教师的教学基本上是“疲于奔命”。就是整天像演员赶场子那样奔波于课堂与课堂之间,很少有时间坐下来看看书,写写文章,搞点创作。
教师的课堂教学是什么情况呢?根据我的不全面了解,基本上是复述教材。经过若干轮的复述,教师对教材已经是相当熟悉,几乎可以背下来。他们在此课堂背一遍,又在彼课堂背一遍,这样循环往复,日复一日。
这样教学效果如何呢?也可能是不错的,但学生得到的只是那本教材。这样的缺少自我的教学在我看来,只能培养出熟练的教书匠,不可能成长起学者型的教师。原因是,他们的学问仅此而已。
我认为,大学教学必须有学术研究成果的注入,一是要不断地注入本学科最新研究成果,二是要有自己研究成果,课堂上的讲授应该有自己的见解、自己的创造。大学教师必须是既能教书又能科研的人才。
我60年代上大学时给我上课的老师们都是些老学者,我记得很清楚,他们讲课时都喜欢带上这样一个口头禅:“我认为”、“我的看法是”、“我的观点是”。他们特别注意彰显“我”的色彩,似乎只有“我”的认识和看法才应该是讲授的内容。至于教材,每个学生手里都有,你们自己看吧!
这些老师都非常有学问,学术成果累累,改革开放后都是第一批硕导、博导。他们几乎都不按教材讲课,教案都是自己亲手写的,充斥着大量的、自己的研究成果。他们不按教材上课,还经常对教材的内容发表自己的不同见解。
可以说,他们的课讲的是自己的。是自己咀嚼、消化、吞咽了许多东西后再吐出来的,因此,他们的讲授非常有新鲜感,非常有创造性,并鲜明地带着个人的色彩,展示着很宽的知识面。比如讲历史文献与历史文选的陈连庆先生,基本是羞于使用现代版本的书籍,他带到课堂上来书的是用一块四方形蓝布包裹着的发黄了的线装书,打开之后就开始讲,文章的一个字往往能讲好几分钟,从本义到引申义,有几个讲法,最早出现在哪部文献、哪篇文章、哪句话上,这个字的甲骨、金文形体到现代形体是怎样变化的,等等,细致得近乎繁琐。
四十多年过去了,老师们讲课的内容我大都忘记了,我记住的是他们的教学方式、讲课姿态,更是牢牢记住了是那个口头禅:“我认为”、“我的观点是”、“我的看法是”。
我觉得,这几个字就是学问。它蕴含了一个深刻的道理:科研是教学的有力支撑。没有自己的科研成果和你的独特的创造、见解注入其中,你的教学只能是在教学方法上花样翻新,教学内容肯定是苍白的,甚至是浅薄的。
上了六年大学,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老师对我的影响。我觉得,一个大学教师的教学能力就是对学生的影响力,教学就是教师对学生施加影响,这个影响是极为重要的,它可能会延续学生的一生。
 
第三、说说科研和我们自身发展的关系。
我觉得,科研这两个字对于我们大学教师来说,是非常有分量的,或者说,它就是大学教师的标志,是我们的生命线,关系着我们在大学里的生存和发展。
我可以描述一下目前大专院校的职称现状。
在一般比较好的大学里,讲师一般都是20多岁,30岁左右,33、4岁就该晋升副教授了,40多岁就该晋教授了。还有更年轻的。副、正教授是大学教师的主体。
而我们学校呢?教师队伍基本上是以助教为主体,教授、副教授寥寥无几。应该说,这是一个不能不令人担忧的现象。如果五年以后还是这种局面,我们将面临着生存危机。
对我们教师而言,这种危机也同样存在。我们现在还年轻,20多岁,30多岁,但时光易逝,我们很快就不年轻了。不知大家想过没有,5年以后怎么办,10年以后怎么办,到时候不能如期晋升相应的职称怎么办?我想,一个40岁的老助教是无论如何不能在大学里生存的,即便学校会挽留你,你自己也会自惭形秽。
我们必须尽快晋升职称,这是生存的需要。而评职称不光是看你课时量多少,而是要看你的科研论文水平、专著水平、作品情况。特别是高级职称。没有著作,没有国家核心期刊的论文,是根本不能评高级职称的。
这个道理大家都懂,我重复讲一下,是想给大家再增加一点紧迫感、危机感,希望大家赶快拿起笔来,赶快写论文。这里我想强调一下,艺术类教师评职称,作品不能代替论文,特别是评高级职称,必须有论文或著作。我有个感觉,现在艺术类高校教师越来越重视论文了。新近在报上看到,中国已经成立了艺术研究院,有了艺术院士,著名画家、四川美院院长罗中立任院长,鲁迅美院院长韦尔申是院士之一。尽管现在还存在不意见,但我想,这是个迟早的事。而作为艺术院士,不仅只有画,而且应有理论研究成果。其实,很多大画家、大艺术家都是作家、艺术理论家,他们既有画册,又有文集。
再接着说写论文。一说写论文,大家很可能马上就想到上网,从网上下载。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好习惯。我最近看了一下论文网,网上确实是什么论文都有,各种专业、各种样式的论文都是现成的,下载很容易。有的网站还打着“订作论文”、“确保发表”的旗号,你要什么样的,就给你“作”什么样的,你想在什么级别的刊物上发表都可以满足你的需求。而且说,版权归你,不会有版权纠纷。但前提是必须付费,几百元甚至几千元不等。各种样式,各种要求都是明码标价。
这真的让我大吃一惊!学术、科研现在已被亵渎成一种商品、一种贴着价格标签的商品,收购和买卖论文竟然成了一种产业,这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!
尽管如此方便,我建议大家还是不要理睬这些东西,更不要去买,要老老实实地自己去写,自己写作和研究这才叫科研。再说,网上的东西也未必可靠。书海茫茫,我不相信网上就收全了。网上的东西看看可以,但要引用必须对照原文原著,网上的东西不可能标出哪本书,哪一卷,哪一页,因而是不足为据的,是不能在论文中引用的。有些书,特别是古典繁体字版本的文献,我敢肯定,不可能有。另外,我看到网上雇佣的这些写手基本上都是靠卖文挣钱的学生,他们的东西可以肯定地说,一定是“倒”过来的,他们是几道贩子都很难说。你再买他们的,这样抄来抄去还有价值吗?

网页对话